首页

台词

新词

视频

资讯

话题

郝蕾《她和她的房间》剧本台词

时间:2021-01-02人气:作者:

燕子,按十四,你随便坐啊,你说得对,我是不该笑,那毕竟是他的葬礼呀,当时我在洗手间洗抹布,你过来找我说话,说的什么,我都忘了,我就没忍住笑了,你还让我别笑,那我能忍得住吗,我就越笑越大声,外头的客人就突然不说话了,我估计呀,儿媳妇和小健两口子也听到了,嗯,应该是听见了,当时给你吓懵了吧,我在葬礼上笑,你可不就更害怕了么,我是不该笑,老五还那么年轻就走了,葬礼第二天我起晚了,小健他们一家三口已经吃上了,他就起身去厨房给我煮面,我那小孙子就嚷嚷着让我抱,儿媳妇就死活不让我抱,我知道,葬礼那天,我让他们丢人了,我就去厨房找小健,跟他说我已经买好了回海南的车票,他也没说话,他一般要是不说话呀,就是同意了,你猜他煮的什么,清汤挂面,那天你到底说了什么呀那么好笑,说到现在了我都想不起来,诶,燕子你坐呀,我知道我不该在葬礼上笑,毕竟死的是我男人,其实老五的死对我来说是解脱。

咱们上学的时候,有一学期,咱俩坐同桌,拢共也没说过几句话,我就记得那学期吧,我少挨不少打,一直能抄上你的作业了嘛,后来咱们也没多熟,那毕竟嘛,你是好学生,我是小混混,再后来呢,你就上了高中,我就去印刷厂当了工人,老五就是那个厂的,我十八岁就跟他在一起了,他可比我浑多了,在我们那片,他打人手最黑,也最义气,小混混都得听他的,我刚跟他结婚那阵,总有错觉,我觉得我不再是工人了。
展开全部内容
相关文章
本类推荐
本类排行
热门话题